23年不融資,這家低調的SaaS巨頭做對了什么?

餐飲SaaS
甲子光年
小沐
2019-06-25 · 10:09
[ 億歐導讀 ] 在時間的復利中,長成隱形的巨人。另類的Zoho一路披荊斬棘,挺過了互聯網泡沫、電信危機等難關,滾雪球式地發展成了一家能和Microsoft、Salesforce等巨頭競爭的全球性SaaS公司。
zoho,SaaS,Zoho

橘生淮南則為橘,橘生淮北則為枳。

2004年開始進入中國的SaaS模式,至今仍未復制歐美市場的繁榮,普遍面臨“做服務難增長、做產品難盈利”的兩難。 

這是新興市場的“鍋”嗎?

同樣來自企服市場新興地區印度的一家低調SaaS公司Zoho,卻在23年的發展中避開了這個困境,跑出了一條有體量、有收入、有增速的規?;龃笾?。 

令人驚奇的是,這家公司堅持著特立獨行的原則:一不融資、二不上市、三很少做廣告。 

另類的Zoho一路披荊斬棘,挺過了互聯網泡沫、電信危機等難關,滾雪球式地發展成了一家能和Microsoft、Salesforce等巨頭競爭的全球性SaaS公司。 

在Google Trends上,2016年12月后,Zoho CRM受矚目的程度就反超了Microsoft CRM、Sugar CRM和Salesforce。

pinpai-zoho2.png

在PC Magazine組織的2019企業選擇獎(Business Choice Awards)評選中,Zoho更是首次在CRM領域超過Salesforce,摘得桂冠。

如今,Zoho已是一家實至名歸的SaaS巨頭:

總部在美國,研發中心在印度,在12個國家設有分支,擁有來自180多個國家和地區的超過30萬家企業客戶、4500萬個人用戶,形成了如圖所示的3款產品線:

  

pinpai-zoho3.jpg

Zoho未對外披露財務數據,但據國外分析師估算,其年營收在10億美元左右,其中4成來自美國,其次是歐洲、印度、中國、日本、南美和中東,全球業務在近5年內保持著39%的平均增速。

在國內,Zoho雖在近兩年才漸有聲勢,其SaaS產品卻早在2007年就通過百會獨家代理的方式進入了中國,是中國第一波SaaS浪潮的重要玩家之一。

2016年,Zoho收回運營權,逐漸從幕后走到臺前,并在3年里取得了一些小成績: 

根據IDC數據,2018年上半年,Zoho在中國SaaS市場的份額為2.6%,排名第6。 

pinpai-zoho4.jpg

排名前五的金蝶、微軟、SAP、Salesforce、甲骨文幾乎無人不曉,但與它們體量相當的Zoho卻十分低調。

同行紛紛燒錢打市場,但Zoho卻規定:營銷投入不能超過每年營收的20%。 

在富豪揮金如土的印度,Zoho創始人Sridhar Vembu本人的風格也很另類:至今仍開著十幾年前買的一輛凱美瑞。 

本文通過深度梳理“最低調SaaS巨頭”Zoho發展史并獨家采訪Zoho中國COO夏海峰,還原了圍繞著這家特立獨行的SaaS公司的謎題:

一家起于新興地區、不融資、不上市的SaaS公司,究竟如何規?;龃??

危局:未知的變化 

2000年,一筆2億美元的投資擺在Zoho創始人Vembu面前。彼時Zoho剛剛成立4年,在當年,這是一筆天文數字。

Vembu正要下手簽字,卻因一條無比常規的條款皺起了眉頭: 

“在七、八年內,公司必須保證投資者的退出或流動性?!?nbsp;

“我無法保證這一點?!盫embu坦言。

自此,他便公布,不管遇到任何困難,Zoho也不會靠外部資本輸血,也不會IPO。

Vembu的底氣,來自Zoho順風順水的開局。

成立于1996年的Zoho,最初是一家為運營商提供開發管理軟件的公司,憑借單款產品WebNMS打天下,服務運營商大客戶。2002年,Zoho已達300人規模,年收入達上千萬美元。 

第一桶金的順利,離不開天時與人和。 

Zoho的兩位創始人Sridhar Vembu和Tony Thomas都畢業于印度“最難考的高?!薄《壤砉W院,并先后前往美國深造。博士畢業后,Vembu進入高通做研發工程師,Thomas則進入了AT&T的貝爾實驗室。等1996年兩人合謀創業時,一墻之外,電信市場正如火如荼:

此前的1987年,美國電信業以反壟斷為由,將當時稱霸美國的百年老店AT&T一分為八,美國電信市場一時風起云涌,誕生了諸如美國環球電訊和世界通訊(世通)等一批新興“明星企業”。

90年代互聯網蓬勃發展,作為上游網絡基礎設施的電信運營商迎來了一波“天時”。

而大洋彼岸的中國,也于2000年前后進入電信熱潮期:“巨大中華”(巨龍、大唐、中興,華為)和“七大運營商”(中國移動、中國聯通、中國電信、中國網通,中國鐵通,中國衛通,中國吉通)一時逐鹿中原。

兩位創始人順勢做出了第一階段的業務選擇:做電信運營商的網絡開發管理工具。 

當時,提供這類產品的玩家都是大咖:如HP的Open View、SUN的Solstice、IBM的TMN WorkBench等。

面對體量數倍于自己的對手,兩位創始人憑借硬核實力鍛造了WebNMS一騎絕塵的性價比: 

一是可以通過瀏覽器在內網使用,相當于私有云上的SaaS;二是WebNMS使用了當時最先進的Java語言,比其他產品使用的C語言更好用,能節省70%的開發成本和80%的開發時間,而價格卻與競爭對手相當。 

于是,世通、環球電訊和中國的移動、聯通、電信、網通、鐵通等運營商結結實實成了Zoho的客戶??蛻艚^對數量雖不大,但WebNMS每套售價高達100萬美金——大客戶構成了Zoho拒絕資本的底氣。

但是,一切美好的圖景卻被一場經濟危機打破。

2000年,互聯網泡沫破滅;兩年后的2002年,余波傳導至上游電信市場,Zoho遇挫。

當年,世通因財務丑聞申請破產保護;環球電訊隨后光速破產;全球電信寒冬到來,50萬人被解雇、2萬億美元市值成泡影;國內“七大運營商”也死傷慘重,并在2006年整合為三大運營商:移動、聯通、電信。 

Zoho的拳頭產品WebNMS隨之經歷了跳樓式的業務縮水——2002年,其在美國客戶數從150多家銳減至僅僅3家。 

Vembu意識到,“過度依靠大客戶”相當致命,損失兩家客戶就少了20%的收入。

6歲的Zoho,必須開始尋找“第二曲線”了。

轉機:向SaaS進軍

危急關頭,Vembu做了一個重要決定:從單線產品轉向多元發展,一手做寬服務行業范疇,一手進軍SaaS。

Zoho的轉型之路分兩步:

第一步,在WebNMS基礎上研發了企業級IT運維產品——ManageEngine,該產品于2004年發布,將Zoho從電信市場帶到了相對廣闊的行業;

第二步,ManageEngine剛剛步入正軌,Zoho就在同年快速投入了新品研發,建設了日后為Zoho高速成長貢獻最大的SaaS產品線。

Vembu決定進軍SaaS市場有三重考慮:

一,彼時谷歌、微軟等巨頭都在試水SaaS,大勢已現;二,巨頭重心又不在此,小公司有勝出機會;三,WebNMS為Zoho積累了研發能力和機制,是抓住新機會的基礎。

2004年到2005年,Zoho用一年時間研發了其第一款SaaS產品Zoho Writer,一款在線文檔編輯工具;2006年,Zoho又推出了在線表格Zoho Sheet、在線演示文檔Zoho Show——湊齊了一套在線Office,向在線辦公市場開足了火力。 

到此為止,Zoho的SaaS產品還都是免費的,目的是將客戶群體從ManageEngine覆蓋的大中型企業延伸至中小公司,增加市場基礎,為付費產品鋪路。 

于是,同在2006年,Zoho推出了如今SaaS線的主打產品:需要付費的Zoho CRM。

之所以這么快推出付費產品,和當時競爭環境有關:“創新狂魔”谷歌在2006年發布了在線文檔和表格工具Google Docs & Spreadsheets。Vembu認為跟谷歌競爭“有點懸”,于是加快腳步推出了付費產品——此舉歪打正著,推著Zoho成為較早進入CRM市場的玩家之一。 

CRM的推出及其他SaaS產品的不斷迭代,奠定了Zoho如今在SaaS產品線上的特殊打法:工具箱矩陣。

憑借14年來積累的40多款SaaS產品,Zoho已把自己變成了企業客戶的“哆啦A夢口袋”:

管理服務客戶類工具,如CRM、客服;員工協同辦公工具,如office、郵箱、協作平臺;日常辦公管理工具,如HR、財務等……大多數企業的通用需求,Zoho產品矩陣都能滿足。 

更重要的是,這40多款產品在開發時就是按“互聯互通”設計的,能解決企業因使用多家SaaS產品而產生的“信息孤島”痛點。

這40多款SaaS形成了“配合導流關系”——Office、郵箱等輕量化、可替代性強的產品仍有免費版,或與其它更重的產品組合,被打包成福利;真正的盈利點是收費的CRM、HR和財務類管理工具。

在上層SaaS矩陣之下,Zoho進一步自建了PaaS平臺,搭建了數據中心,完善了給客戶提供底層支持的技術能力。

到2007年,Zoho的SaaS產品線開始進入中國市場。2015年前是百會全權代理,2016年開始,Zoho自營。 

和母公司保持一致的是,Zoho中國在團隊擴張、市場營銷上,低調而克制。Zoho中國COO夏海峰告訴「甲子光年」,中國市場的營銷支出和母公司一樣,不能超過這一區域總營收的20%。

其銷售渠道主要以線上渠道為主,如百度搜索,70%的SaaS營收靠直銷團隊,且銷售團隊人數控制在20多人左右。對比之下,中國SaaS廠商如紅圈和銷售易的直銷人數都在100人左右。

Zoho的打法其實是一種全球布局的大中臺、小前臺架構: 

研發核心放在印度,而在各國市場的推廣上,都采取與中國市場類似的輕量化風格——以建立小而靈活的市場團隊為主,能省的地方絕不多花。

到今天,Zoho在發展“第二曲線”上已頗有成效:

Zoho最初的產品WebNMS占公司營收的比例已降到2%;其余98%的收入都來自2004年之后發布的新產品。

尤其是SaaS產品線,其增速在2012-2016年超過了Microsoft、Adobe、Oracle和Salesforce,構成了Zoho的增長引擎。

pinpai-zoho5.jpg

自營3年的Zoho中國業務也表現亮眼:目前已實現盈利,并保持著70%的年增速,超過了Zoho在全球市場40%的平均增速。

曾經命懸一線的Zoho,用盈利實力捍衛了自己不融資的“高姿態”,和不砸錢做廣告的“低調奢華”,在危機中抓到了機會。

能力:多快好省 

機會只青睞有準備的人。

回顧Zoho的歷史,之所以能成功抓住第二曲線,在SaaS領域闖出一片天,源于它不斷鞏固的核心能力。

其產品能力用四個字來評價——“多、快、好、省”。 

“多”,矩陣打法,40多款產品一張網,企業想要的都有;

“快”,自2005年發布第一款產品開始,保持著每年上線3-5款新品的速度;

“好”, Zoho每年會將超過50%的營收投入產品研發中,研發團隊規模也一路從2002年的300多人發展到如今的6000多人;產品方向上也緊跟趨勢,從電信,到互聯網化、云化的趨勢,Zoho一步也沒落下;不僅如此,2005年,Zoho建立了一個全球用戶社區,不斷收集需求,精準地圍繞需求進行新品研發和迭代。

“省”,則是Zoho所有產品的共同特點——“高性價比”,以低得多的價格,實現競爭對手的大部分功能。

如ManageEngine在2004年發布后,直接叫板“IT管理界”四大廠商:HP、BMC、CA、IBM,提出“以10%的價格,提供它們90%的功能”;而在SaaS產品線上,Zoho則以Salesforce五分之一的價格,殺入中小企業長尾市場。

“當產品性能差距不大時,價格就是決定性因素?!盳oho中國COO夏海峰說。

目前,Zoho中國的SaaS產品線的客單價在5-10萬之間,是同類產品的30%-40%。

圍繞高性價這一核心特點,Zoho在產品推廣上也貫徹著“好鋼用在刀刃”上的省錢原則,其總體預算不高,卻特別會“搞事情”。比如2016年10月,當Salesforce正在舊金山召開年度大會時,Zoho雇傭飛機在城市天空上寫下了:"Outsmart Einstein. Zoho CRM"的字樣,意指Zoho的產品比Salesforce新推出的愛因斯坦平臺更出色。

pinpai-zoho6.jpg

當時被媒體抓拍的Zoho天空廣告

以上能力的“組合拳”,構成了Zoho在為SaaS領域極為罕見的強現金流管理能力。 

Zoho從一開始就明確“不借錢、不做超過能力之外的事”,形成了明確的現金流正循環:賺錢→投入研發→新產品賺錢→投入研發。

如前文所述,除特殊年份,公司每年的營銷預算不會超過總營收的20%;而根據投資機構Pacific Crest Securities在2016年發布的報告,年增長率在35%左右的SaaS公司,營銷費用和收入比的平均值為35%。

另一個得天獨厚的條件是,Zoho從起步時,就建立了研發中心在印度,市場在世界的全球化布局——享受了低人力成本,高銷售價格的“剪刀差”。 

從1996年成立起,Zoho就在印度建立了研發中心。彼時快速崛起的印度軟件外包業,為Zoho培養了一批成熟的工程師人才。這導致其在研發環節與美國對手相比,能“花同樣錢,辦更多事”。

以上一系列舉措,讓Zoho實現了一個嚴苛的現金流管理目標——長期持有兩年的預備金,即使兩年不賺錢,也可以不裁員,維持正常運營。 

如果沒有這種預備金制度,很難想象,不融資的Zoho能挺過它6歲時的電信危機——那也就沒后來SaaS業務什么事了。 

未來:時間的復利

如今,Zoho的ManageEngine產品線正值壯年,SaaS產品線也年輕力盛,但Zoho又開始尋找新的增長曲線。 

2017年,Zoho開始將其SaaS產品線整合為Zoho One,劍指近幾年的行業熱點——“企業操作系統”。

Vembu認為,云計算出現以前,一家公司想要成為企業的操作系統是不可能的,因為傳統企業軟件的功能模塊彼此獨立,每個部門都是一座信息孤島。

但在云時代,這些信息孤島完全可以形成統一的解決方案,在應用與應用之間、人與人之間實現互通。此外,“企業操作系統”還將承擔起企業對接上下游與客戶的生態控制中心職能。

對Zoho來說,要抓住這條新的第二曲線,難度不小。

參與企業操作系統蛋糕角逐的,有云計算生態里的各層公司:

AWS、Azure、阿里云等公有云IaaS巨頭;

Salesforce、Adobe、SAP等SaaS領跑者;

還有IBM、華為等全能型選手。 

他們都手握一張入場券,準備一決高下。

而Zoho則有兩個相對優勢:

第一,40多款產品組成了互聯互通的“工具箱”,構建了一個生態,讓用慣了Zoho的企業客戶有很高的替換成本。 

在將這些產品整合為Zoho One后,Zoho進一步通過變更收費方式來強化這種完整生態一體性——以2800元/用戶的年費銷售整套產品,用戶一次可使用包括CRM在內的40多個工具。 

第二,Zoho在找到新增長引擎SaaS之后也一直沒放下的電信業務,基于此,目前Zoho正在拓展與老業務WebNMS一脈相承的物聯網開發平臺。

它實為過去的網絡開發平臺的物聯網升級版。

隨著云計算、傳感器技術的發展,未來,各類型企業的數據化和智能化都會以物聯網+云為基礎,這是一個“物理世界逐漸上云”的過程。而WebNMS開發平臺經過20多年的發展,已打通了各種數據傳輸協議,能更好支持傳感器的互聯互通。

在物聯網開發平臺這條業務線上,Zoho已在全球市場積累了一些客戶,主要來自銀行、電信、能源、交通等行業,但尚未涉足中國市場。 

在大部分人的后知后覺中,低調的Zoho恍然間已完成從傳統軟件公司到SaaS公司的轉型,在云計算PaaS、物聯網等多個新興領域悄然布局,并依然保持著自己輕營銷、重產品、不融資、不上市的慣有風格。

Zoho的故事顯示,國內廠商的普遍難點“做服務難增長、做產品難盈利”,并不是新興市場SaaS公司的必然宿命。 

外部環境,可能是壓死人的“鍋”,但利用好了卻是推進器。Zoho就充分利用了外部條件的有利點:以生產、研發在印度,主要市場在歐美的清晰全球化布局化解了在起步階段培育客戶的難處,獲得了相對豐厚的利潤。這也讓Zoho更有余裕專注打磨自己作為SaaS公司最核心的競爭力——高性價比的產品。

從2016年開始,也有一波中國SaaS公司,如daydao(理才網)、oneAPM(藍海訊通)、EventBank(捷會易)等都選擇了出海淘金。目前雖還沒有大陣仗,但不管是在國內培育市場,還是去海外與眾多成熟玩家同場競技,在SaaS這個慢熱行業,成功需要時間與耐心。

不融資的Zoho更是一個發展了23年的慢熱公司代表,它選的路雖然罕見,但并不孤獨。

國內的華為,國外的MailChimp、Datto、Basecamp,都對資本化路徑保持著清醒的距離——用賺到的收入做新業務,用做實業的方式做科技。

在資本助力下浩浩蕩蕩的科技洪流中,這些遠離資本的企業起于青萍之末,雖少了一些初始時刻的容易和成長過程中的推背感,卻也沒有迎合投資人的“時間鎖”和“擰巴感”,在時間的復利中,長成了隱形的巨人。

本文已標注來源和出處,版權歸原作者所有,如有侵權,請聯系我們。

各工作崗位將被AI取代的概率

選擇崗位,查看結果

制圖員和攝影師

87.9%

參與評論

最新文章

關閉

快來掃描二維碼,參與話題討論吧!

快捷登錄 密碼登錄
獲取驗證碼

新用戶登錄后自動創建賬號

登錄表示你已閱讀并同意《億歐用戶協議》

快捷登錄 密碼登錄

賬號為用戶名/郵箱的用戶 選擇人工找回

關聯已有賬戶

新用戶或忘記密碼請選擇,快捷綁定

賬號為用戶名/郵箱的用戶 選擇人工找回

快速注冊

獲取驗證碼

創建關聯新賬戶

發送驗證碼

找回密碼

獲取驗證碼
賬號為用戶名 / 郵箱的用戶 選擇人工找回

未完成注冊的用戶需設置密碼

如果你遇到下面的問題

我在注冊/找回密碼的過程中無法收到手機短信消

我先前用E-mail注冊過億歐網但是現在沒有辦法通過它登錄,我想找回賬號

其他問題導致我無法成功的登錄/注冊

請發送郵箱到service@iyiou.com,說明自己在登錄過程中遇到的問題,工作人員將會第一時間為您提供幫助

賬號密碼登錄

樂樂呵呵@微信昵稱

該億歐賬號尚未關聯億歐網賬戶

關聯已有賬戶

曾經使用手機注冊過億歐網賬戶的用戶

創建并關聯新賬戶

曾用微信登錄億歐網但沒有用手機注冊過億歐的用戶

沒有注冊過億歐網的新用戶

先前使用郵箱注冊億歐網的老用戶,請點擊這里進入特別通道
意見反饋
意見反饋
億歐公眾號 億歐公眾號
小程序-億歐plus 小程序-億歐plus
返回頂部
时时彩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