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約車面臨清退潮、順風車歸期不定,滴滴的處境尷尬了

科技出行
花朵財經
花朵財經
2019-06-24 · 18:25
[ 億歐導讀 ] 滴滴曾是順風車行業的“王者”,但這或許只能是過去時了。如今的順風車市場,有了釘釘和嘀嗒、哈羅組成的“三人幫”,還有了“挾流量以自重”的高德地圖。在如今的順風車行業,滴滴已經沒有了只手遮天的能力。
滴滴,順風車,滴滴,順風車,哈羅出行,嘀嗒出行 圖片來自“東方IC”

【編者按】一連幾起順風車安全事件,使得滴滴不得不暫時掐斷自己的經濟命脈。而順風車作為最主要盈利渠道,滴滴一直在嘗試通過規范化管理使其回歸,但滴滴在安全方面遭受到的信任危機,是不可能在短時間內消除的。就在滴滴順風車還未“重生”的空窗期,各大勢力早已開始搶占本屬于滴滴的市場,也許在滴滴順風車回歸的時候,早已經“變天了”。

本文轉載自花朵財經,由億歐汽車編輯,供業內人士參考。


臨近月底,滴滴出行在上海的處境愈發尷尬。

6月13日上午,上海一名滴滴司機駕車沖撞運管工作人員及路人,造成多名人員受傷,其中一名傷者傷勢嚴重。

隨后經過調查,上海警方梳理出整個事件的邏輯鏈:沒有資質從事網約車-司機害怕被查-慌不擇路闖關逃逸-肇事傷人。

也就是說,此類事件的癥結就是網約車的資質問題。

就在事件發生的第二天,上海交管部門緊急約談滴滴,要求其在2019年6月底之前全面自查,清退無資質車輛。

如今,清理無資質網約車的大限將至,滴滴出行該作何選擇?

網約車清不清退,滴滴為難了

滴滴出行作為全國最大的網約車平臺,它的核心競爭力便是私家車和司機。在這二者的幫助下,滴滴逐步發展壯大,現如今已經壟斷了全國90%以上的市場份額。

其實在行業發展的前期,交管部門對于網約車的注冊條件,要求的并不是那么嚴格。因為網約車的出現,城市擁堵、環境污染、高峰期打車難等問題得到了極大的緩解,交管部門對此也是持肯定態度的。那時的行業風氣寬松,一時間社會上的有車之士,很多都成為了網約車車主。

但是就在去年,兩次重大的順風車安全事故先后爆發,致使滴滴遭遇到了社會輿論的口誅筆伐。交管部門更是重拳出擊,要求滴滴對網約車進行安全整改。

北京、上海等一線城市對網約車的要求尤為嚴苛,“京籍京車”“滬籍滬車”等要求成為很多私家車和司機進入網約車行業的超高門檻。

我們以上海為例,在上海已激活的41萬余名司機中,只有不到1萬名司機擁有本地戶籍。也就是說,如果按照合規要求以及上海交管部門的整改要求,多達40多萬名司機都是無資質網約車從業人員,屬于被清退的對象。

如果這40多萬名司機被清退,那對于滴滴來說無疑是在割肉。沒有這么多網約車的支持,滴滴已經趨于穩定的業務運營將受到極大的沖擊,其行業老大的地位也會隨之動搖。

面對如此巨大的影響,滴滴也一再宣稱正在完善具體的行動規劃。但從今年前半年的情況來看,滴滴的規劃其實就是施展“拖字訣”。它跟交管部門大打太極,能拖多久拖多久。不得已時,滴滴還給違規的網約車補貼罰款。

滴滴這也屬于是無奈之舉,全面清退無資質網約車就是動了滴滴的命脈,滴滴不可能輕易答應。

但是,6月13日爆發的安全事故,徹底激怒了上海交管部門。滴滴被責令在6月底前,全面自查統計梳理平臺內無網絡預約租車資質的注冊車輛并作清退。

上海都率先做出了表率,全國其它地區的交管部門很有可能對滴滴也趨于強硬。如果真是這樣的話,滴滴將陷入真正的進退兩難之地。

一方面,如果滴滴執行交管部門的要求,對無資質網約車進行清退,滴滴的業務運營將受到打擊。要知道,滴滴現在忙著沖業績,一心想著趕快扭虧為盈。沒了網約車,滴滴就沒了賺錢的工具,到那時,滴滴損失的可能不僅僅是網約車行業的領頭羊地位,有可能滴滴出行平臺都難以維持下去。

而另一方面,如果拖著堅決不清退,滴滴將面臨交管部門的處罰。罰款看上去是小事,可一次違規就要被罰款10萬,滴滴平臺有幾十萬、幾百萬的無資質網約車,這要是都罰起款來,滴滴的家底兒根本撐不住。更嚴重的話,交管部門還可能要求滴滴停業整頓,到那時,滴滴就徹底熄火了。

2018年,滴滴虧損109億元。滴滴想賺錢、想盈利,可是在交管部門日趨收緊的監管之下,滴滴是左右為難,其盈利之日可能遙遙無期。

順風車回不回歸,滴滴的地位早變了

去年,因為爆發安全事故,滴滴順風車被責令下架整改。要知道,其它各大平臺對于順風車這一塊大蛋糕一直都是垂涎三尺。而就在滴滴順風車下線一年之際,幾大玩家動作頻頻。

作為滴滴順風車下架的最直接收益者,嘀嗒出行自去年以來,就在順風車的市場中獨自徜徉。

不過,順風車這么一片天量市場,一家嘀嗒出行肯定是填補不滿的。嘀嗒出行雖然已經贏在了順風車行業的起跑線上,但身后的追趕者正在迎頭趕上。

作為后來者,哈羅出行已經悄然布局順風車良久,去年12月26日和27日,哈羅順風車車主在全國120座城市啟動,短短20天后車主注冊量就突破百萬。今年以來,哈羅出行更是不斷發力。1月25日起,哈羅出行陸續在杭州、廣州、成都等22城上線順風車業務。2月22日,哈羅出行宣布,哈羅順風車在全國300多個城市上線運營。今年五一之前,哈羅順風車還拿出5億元成立“順風綠色出行基金”。

哈羅出行如此密集地布局順風車,就是想在順風車的空窗期盡可能多地占領市場。

嘀嗒和哈羅雖然動作頻頻,但是由于它們的體量小,單憑自己的實力在順風車行業里也掀不起多大的風浪。于是,它們想起了抱大腿。

這個大腿是誰呢?是阿里巴巴。日前,阿里旗下的釘釘稱,將與嘀嗒、哈羅聯合推出順風車業務。

要說有錢就是好,別看釘釘起步晚,但人家有個有錢的“爸爸”,直接就招呼來了嘀嗒和哈羅兩個小老弟。正所謂“一個好漢三個幫”,釘釘這是要拉著嘀嗒和哈羅搞大事情。

高德地圖就不屑于找幫手。6月初,高德地圖海報顯示,高德將在廣東省與武漢市開啟順風車車主招募活動。

高德地圖敢于單打獨斗,第一是因為高德做過順風車業務,有經驗;第二是因為高德作為地圖導航平臺,擁有高流量和龐大用戶群。

那么,為什么這么多平臺都瞄準了順風車呢?答案就是錢。

據媒體報道,在下架之前,滴滴順風車業務的成交總額每年環比增長50%。

更重要的是,順風車業務是滴滴最賺錢的業務。在2017年,滴滴一整年只有兩個部門盈利,一個是順風車,一個是代駕。順風車2017年有8個億的凈利潤,代駕有1個億。

順風車賺錢這么給力,給了滴滴扭虧為盈的想象空間。在2018年年初,滴滴曾預計2018年其主營業務將實現盈利,凈利潤有希望接近10億美元,公司整體“微賺錢”。而順風車正是是盈利的關鍵。

結果,滴滴的順風車業務出事了,2018年滴滴虧損109億元。

從這件事情上,我們就可以看出順風車的價值。

那么,面對順風車行業的暗起云涌,誰是最大的失意者呢?是滴滴。

要知道,滴滴順風車下線前一直是最大的順風車平臺,早在2016年初,滴滴順風車就占據順風車市場近70%的份額??梢哉f,曾經的滴滴就是順風車行業中的“東方不敗”。

然而“世事無常,興盡悲來”,2018年里短短3個月內發生兩起司機殺死女乘客事故,使滴滴的安全性受到嚴重質疑,有一名殺人司機頭天曾經要強奸女乘客被舉報,而滴滴卻對舉報虛與委蛇,致使該司機被縱容行兇成功。

公安部門在順風車司機殺人后調查司機資料時,滴滴卻被指不配合,最終滴滴的傲慢與怠慢激怒公眾,在監管部門要求順風車業務下線。目前滴滴順風車回歸尚無時間表。

如今的滴滴,面對各大平臺在順風車行業的積極布局,滴滴雖然會按捺不住,但也不敢貿然行動。

一方面,滴滴如今是“君問歸期未有期”。

安全問題是順風車的核心話題,而滴滴在安全方面遭受到的信任危機,是不可能在短時間內消除的。為了完善安全措施,滴滴要做的還很多。所以說,在安全問題上,如果滴滴不能夠給出一個令人信服的交代,它是不敢貿然回歸的。

對此,滴滴內部人士也聲稱,目前滴滴順風車沒有上線時間表。

另一方面,即使滴滴回歸,它面對的順風車行業也變了。

滴滴曾是順風車行業的“王者”,但那已經是去年的老黃歷了。如今的順風車市場,有了釘釘和嘀嗒、哈羅組成的“三人幫”,還有了“挾流量以自重”的高德地圖。如今的順風車行業,滴滴早已沒有了只手遮天的能力。

即使回歸,滴滴面臨的也是重頭再來的局面。

本文已標注來源和出處,版權歸原作者所有,如有侵權,請聯系我們。

各工作崗位將被AI取代的概率

選擇崗位,查看結果

制圖員和攝影師

87.9%

參與評論

最新文章

關閉

快來掃描二維碼,參與話題討論吧!

快捷登錄 密碼登錄
獲取驗證碼

新用戶登錄后自動創建賬號

登錄表示你已閱讀并同意《億歐用戶協議》

快捷登錄 密碼登錄

賬號為用戶名/郵箱的用戶 選擇人工找回

關聯已有賬戶

新用戶或忘記密碼請選擇,快捷綁定

賬號為用戶名/郵箱的用戶 選擇人工找回

快速注冊

獲取驗證碼

創建關聯新賬戶

發送驗證碼

找回密碼

獲取驗證碼
賬號為用戶名 / 郵箱的用戶 選擇人工找回

未完成注冊的用戶需設置密碼

如果你遇到下面的問題

我在注冊/找回密碼的過程中無法收到手機短信消

我先前用E-mail注冊過億歐網但是現在沒有辦法通過它登錄,我想找回賬號

其他問題導致我無法成功的登錄/注冊

請發送郵箱到service@iyiou.com,說明自己在登錄過程中遇到的問題,工作人員將會第一時間為您提供幫助

賬號密碼登錄

樂樂呵呵@微信昵稱

該億歐賬號尚未關聯億歐網賬戶

關聯已有賬戶

曾經使用手機注冊過億歐網賬戶的用戶

創建并關聯新賬戶

曾用微信登錄億歐網但沒有用手機注冊過億歐的用戶

沒有注冊過億歐網的新用戶

先前使用郵箱注冊億歐網的老用戶,請點擊這里進入特別通道
意見反饋
意見反饋
億歐公眾號 億歐公眾號
小程序-億歐plus 小程序-億歐plus
返回頂部
欧美av在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