揭秘中國市值最高教育巨頭:狂奔16年,靠什么跑出“好未來”?

億歐智庫 > 智庫觀點 > 揭秘中國市值最高教育巨頭:狂奔16年,靠什么跑出“好未來”?

教育綜合K12
億歐
劉之源
2019-06-10 · 11:59
[ 億歐導讀 ] 進入二八之年的好未來,這一路是如何走來?
好未來,公司前臺,好未來,教育開放平臺,K12

2003年,已有10年建校歷史的新東方完成了組織結構調整,新東方教育科技集團在其基礎上注冊成立。這一年,俞敏洪的北大師弟張邦鑫創辦了奧數網,第一個“學而思”教學班開班。

2006年,新東方登陸納斯達克,在美敲鐘上市。學而思教育總部也從不到20平米的辦公室搬入中關村科技園區的寫字樓。

2017年,已更名為“好未來”的學而思市值達到127.43億美元,以1.28億美元的優勢首超新東方,撼動了后者一直穩坐教育企業第一的交椅。

到這篇文章發表前,好未來的市值已經躍入200億的量級,將1.28億美元的差值擴大到了66.98億美元。

如同個子猛躥的青年,好未來的成長速度不可謂之慢。截至2019年2月28日,好未來已在全國56個城市設立了676個教學中心,該財年季度平均學生人次從上年的186萬增至350萬。進入二八之年的好未來,這一路是如何走來的? 

億歐智庫:好未來業務體系

里程碑之一:2003年,奧數網上線運營

2003年,非典肆虐,中小學大規模停課,北大學生張邦鑫也不得不關閉了此前創辦的數學輔導班,轉而成立了問答社區“奧數網”,許多大學生自愿使用這個論壇,免費為在家自學的孩子解答難題。

非典過后,數學輔導班復課,大批曾在奧數網提問的學生繼續追隨到線下。2003年夏天,張邦鑫和同學曹允東共同湊了10萬創業資金,學而思教育正式注冊成立。直到8年后,這種對接線上線下的商業模式有了專門的概念——O2O。新東方“三駕馬車”之一徐小平說:好未來是一家有著互聯網心臟的公司。

在學而思,互聯網是何以扮演“心臟”這樣核心的角色的?

“奧數網”只是學而思打出互聯網組合拳的第一手,也標志著其主打“培優”招式的開始。其后,中考網、作文網、高考網、家教網、幼教網等域名被陸續收在學而思旗下;2010年,統一各網站的站群E度教育網上線,后在2014年更名為“家長幫”,并推出了同名移動端APP。

“十萬份歷年試卷庫,最及時升學消息”,家長幫社區的討論話題從幼兒園入園覆蓋至大學留學指導,大量家長在此分享考試資料、擇校信息,乃至家庭教育經驗,學區房的選擇和裝修心得。線上熱度與口碑不斷積累,許多潛在客戶逐漸轉化為線下消費力量,2015財年,由在線流量轉化而來的線下學生占到三成左右。截至2019年5月,家長幫社區的用戶總數已達到3500萬。

家長社群不僅為現有培訓班提供生源儲備,也為新學習中心的擴張起到探路作用。學而思在計劃入駐某個新的城市之前,會率先建設家長幫分站,通過運營家長社群來評估當地的升學考試與課外輔導等情況,直到積累起初步的信任和口碑,市場達到一定的成熟度,才正式建立線下的學習中心。

學而思負責人曾透露,新入駐城市的第一批學生幾乎都來自家長幫。目前,家長幫已覆蓋65個城市,其數量超過了實體學習中心所進駐的56個。 

至于因何有如此多的家長參與到中小學教育問題的討論中來,還需追溯到上個世紀末的高校擴張政策。

億歐智庫:1995-2005年高考錄取人數與錄取率

1999年,教育部出臺《面向21世紀教育振興行動計劃》,大學擴招計劃由此開啟,普通高校錄取率從1998年的34%猛增至2002年的61%。盡管擴招使更多的人有機會走進大學,但優質教育資源仍然相對稀缺,考進“好”的大學取代“考上”大學,成為許多學生和家長的目的。

為了提高考上好大學的機率,就要考個好高中,再往下推,則是考個好初中,加上憑分擇校和競賽招生的優惠政策,升學壓力自上而下蔓延至中學、小學,“讓孩子贏在起跑線上”的說法隨之興起。

相比于可以為自己做主的大學生,中小學生的真正決策者是他們的家長,而學而思正是捕捉到父母們這種希望和焦慮相夾雜的心理,也恰好關注到了行業巨頭新東方還未涉足的中小學培優領域。 

新世紀初,新東方正在全國范圍內舉辦各種充滿激情的演講、投放媒體廣告,憑借學生口碑來提高品牌認知度;而學而思另辟蹊徑,在互聯網方興未艾之時引起了一大波學生家長的注意,節省了大量線下推廣的成本。雖然學而思的第一波老師還都是學生身份,不及新東方的元老們經驗豐富,但嚴格的招聘標準為后續的教學質量提供保證,允許家長進入教室的開放課堂模式、不滿意隨時退費的運營機制,也不斷倒逼著整體教學水平的提高。 

但這種社群導向的招生策略也曾因其在家長中間販賣升學焦慮而飽受詬病。的確,從橫向的空間分布來看,二三線城市生源越來越多地涌進,而這一部分市場得以打開,反映的是優質教育資源分布不均的現狀,較低線城市的較富裕家庭,往往有較大的意愿和較強的支付能力來彌補本地相對不充分的教學質量。

從同一地域來看,不同學生間的成績水平差也縱向制造出報班的推力——在尖子生都已報名培優的情況下,相對落后的學生也不得不報,使得已經存在的差距不再拉得更大。

俗話講,師傅領進門,修行在個人。對于教育培訓類企業來說,“學生招進門”也僅僅是一個開始。隨著市場經濟體制的確立,傳統觀念中旨在立德樹人、修身齊家的“教育”事業逐步走向產業化,關于市場力量介入其中的擔憂和反思,多年來未曾停止。盡管如此,教育培訓類企業間競爭的指向,也在很大程度上集中于教育行業的本質。

調查顯示,目前,無論在一線還是二三線城市,教師因素是家長為孩子選擇課外培訓機構時的最大關注點之一。實在的教學品質、可見的學習效果,是學生愿意繼續留存下來的硬道理,也是企業完成獲客后求得持續發展的路徑。

里程碑之二:2010年,ICS智能教學系統上線

書接前文,學而思把“學生招進門”后,將很大的功夫下在了智能教學系統方面。

2010年,學而思推出自主研發的ICS智能教學系統,PPT、音頻、視頻與flash動畫等教學軟件取代了傳統課堂的黑板與粉筆。盡管這在今天看來并不算得上是非常驚艷的技術突破,卻是學而思開始建立標準化教研體系的關鍵一步。

此后,智能教學系統進行了多次迭代。2011年,ICS升級至2.0版本,將筆觸白板功能加入其中,學生可以利用系統進行小游戲、實驗等形式的實際操作,使較為抽象的邏輯得到更加直觀的呈現;2014年,ICS 3.0上線,在學生端配備PAD,每名學生的自主操作程度更高,同時加入了反饋系統,使學生的行為數據可以及時反饋給教師和家長,為后續教學活動的安排和調整提供參考。

目前,ICS已更名為ITS智能教學系統和課件系統,與IPS智能練習系統、IDO個性化學習系統共同構成一整套基于大數據的智能學習科技體系。

再回頭看,第一代系統的誕生先后歷經3年,花費約4000萬。學而思做出如此大額的技術投入,主要原因之一是此前幾名核心教師的出走。在剛剛成立的第二年,兩名教學經驗豐富的老師自立門戶,近三分之一的學生也隨之離開,這使年輕的大學生創業團隊備受打擊。

同樣經歷過明星教師出走的新東方對此采取的一個策略是:嚴格教師的管理架構,對內部進行精細化分工,采用搭班模式,防止教師產生自己可以“獨當一面”的幻覺。而學而思選擇的是將前臺的教學和后臺的教研徹底分開,ICS系統就是他們在這方面工作成果的集中展現。

2007年,學而思共擁有60名教師,其中最優秀的8名被“撤離”講臺,組成幕后的教研部;到2017年,教師總數擴充至約15000人,總部全職教研團隊也隨之增加到500余人。團隊中的教師基于各學科主流教材與課程標準,結合自身較為豐厚的教學經驗,共同負責制定一套標準化的教學內容與流程,為ICS教學系統的建設提供基礎性支持。

前線教學人員在經過統一培訓后,會依照這套標準流程,配合使用ICS完成課程講解。使得學生前來聽課的吸引點,更多的集中于課程內容本身,而非某個明星教師的魅力,個體教師對機構本身也形成了很強的黏性。

智能教學系統的嵌入不僅極大地降低教師出走的風險,也為整體的教學質量劃出底線。系統所最終采納的課程內容與流程設計均經高水平教研團隊的長期打磨,這使得即使是非師范專業出身的應屆畢業生,也能在通過篩選和培訓后,提供中上水平的教學服務。每名老師也無需進行過于繁瑣的講義與課堂流程設計,極大地簡化了自主備課的過程,整體教師團隊的工作效率得到提高。

教學產品和教學過程的標準化為經營規模的擴大提供方便,但緊隨而來的是對于流水線型教師培養模式的質疑。效率指向的商業規律運用于教育事業,不免使教學內容過多地強調應試技巧,以追求快速提分的短期效果,而忽視思維邏輯與根本學習能力的培養。

2016年,杭州《都市快報》發表八版長文《瘋狂的學而思 瘋狂的校外培訓》,劍指其招生、教學等方面的“火爆”和“瘋狂”,多家公眾號相繼轉發,轟動一時。文中舉了這樣一個例子:一道一年級數學題,問在三張平面的展開圖中,哪個可以折疊還原成一個正方體。老師提供的解法是,在展開圖中同時含有“Z”字形和“目”字形折痕的,就可以折成正方體。

不得不說,這個小竅門確實夠簡單夠直接,但這種跳過立體思維和空間想象能力的解題技巧,是來自“標準化”的教學體系,還是個別非常有個性的、不甘心于統一化教案的老師呢?

若是前者,那么所謂統一教學系統背后的教學理念似乎令人擔憂;若是后者,那么從教學內容的標準化、到實際教學服務的標準化,仍有很長的路要走。

里程碑之三:2018年,推出好未來教育開放平臺

基本業務漸趨成熟,品牌知名度攀升,“雙巨頭”、“雙子星”的講法越來越多地出現在描述新東方和學而思的語境中。

2013年,學而思更名為好未來,其定位也從中小學培優機構改為“用科技與互聯網來推動教育進步的公司”。轉型之路,有變也有不變。十年前從奧數網起家的張邦鑫仍然表示:“我們有決心去擁抱互聯網和科技”。近些年,好未來陸續推出連接線上與線下的雙師課堂、應用于學而思網校的IDO個性化學習系統、基于面部情緒識別及技術的魔鏡系統等教育科技成果,并投資了FaceThink、松鼠AI等人工智能技術公司。

2018年,好未來發布教育開放平臺,將包括上述雙師課堂、魔鏡等成果在內的四大產品體系和五大解決方案面向全行業開放,表示將從教研、技術、教學等方面全方位賦能教育機構,打造一個基于系統、數據、內容、家庭的全新教育生態。 

億歐智庫:好未來教育開放平臺

據智研咨詢統計,2018年中國K12課后輔導市場規模超過4300億元,其中上市公司等頭部企業所占份額不足10%,數量多、分布散、經營亂的中小機構占了相當大的部分。加上教育產品和服務的消費較為理性,頭部玩家因其較長的市場資歷和長期積累的口碑,所占優勢更加明顯;而中小機構形成的“長尾”通常分布三四線城市,優質教育資源較為稀缺。因而好未來希望基于以往的教研成果積淀和教學產品標準化經驗,向其他教育機構輸出課程、師資、管理等方面的技術和能力,幫助中小教育企業發展。

而好未來的野心并不止于教育企業。在官方網站的介紹中,“科技教育公司”之前有一串很長的定語,其中“服務公辦教育”列在了“助力民辦教育”前面。張邦鑫表示,好未來的使命“用科技推動教育進步”,不僅限于教育培訓的進步,還要“在公立教育的主戰場做好輔助”。

在這個行動中,科技與互聯網發揮著重要的引擎作用。對于新科技發展的本身來說,為公立學校提供解決方案有助于觸達更大體量的學生群體,以此獲取的學生與學習行為數據將遠比教育培訓公司所容納的數據全面而豐富得多,而這些數據又可以反過來成為實現技術新突破的驅動力。在這一點上,好未來表現得要比新東方大膽一些,后者出于對自身積累的數據安全顧慮,在AI技術的研發方面較為保守。

好未來走上To B之路,并不完全出于本身的戰略布局,也受到外部政策因素的驅使。

億歐智庫:2018年教育培訓機構相關政策

2018年,教育政策頻出,針對校外培訓機構的規范逐步收緊,且監管力量從線下同步至線上,無論線下培訓班還是網校,主打K12賽道的好未來受到多方面的壓力。為順應政策風向,好未來在辦學資質、教師資格、培訓時間、教學內容標準等方面作出了一系列調整,合規性成本的增加帶來營收增速的放緩。2019財年的第二、三財季,好未來的營收增速從此前的60%+下降至30%+。而以平臺的角色下沉至更大的范圍,則有利于降低對培優業務的依賴,形成新的業務增長點。

To B的B不僅是出于自身追求“有教無類”的教育理想,也頗有些其希望找到新形勢下的“Plan B”的意味。

再回頭看2016年那次沸沸揚揚的“瘋狂的學而思”風波,好未來的官方回應中出現了這樣的表述:

“在當前培訓機構整體教研水平和教學服務能力參差不齊的背景下,學而思無法獨善其身,我們應該通過各種合作或有償的形式向社會和其他機構輸出我們的教研和教學管理能力和服務能力?!?/p>

可見,好未來的To B計劃醞釀已久。反觀近年來教育培訓市場的內外環境動態,好未來對自己未來的遠見已經并正在凸顯。

版權聲明

本文來源億歐,經億歐授權發布,版權歸原作者所有。轉載或內容合作請點擊轉載說明,違規轉載法律必究。

打賞支持

5
5
10
20
50
80
100
其它金額
任意賞:

參與評論

劉之源

智庫實習分析師

3篇文章  |  3.0萬次瀏覽

拜訪信息

為了給您提供更快更好的服務,在獲取作者聯系方式前,想對您有個簡單了解. 邀請您填寫如下信息

提交成功

非常感謝您的配合,我們的作者會盡快通過您的微信,
請耐心等待~

微信號

15701235851

關閉
快捷登錄 密碼登錄
獲取驗證碼

新用戶登錄后自動創建賬號

登錄表示你已閱讀并同意《億歐用戶協議》

快捷登錄 密碼登錄

賬號為用戶名/郵箱的用戶 選擇人工找回

關聯已有賬戶

新用戶或忘記密碼請選擇,快捷綁定

賬號為用戶名/郵箱的用戶 選擇人工找回

快速注冊

獲取驗證碼

創建關聯新賬戶

發送驗證碼

找回密碼

獲取驗證碼
賬號為用戶名 / 郵箱的用戶 選擇人工找回

未完成注冊的用戶需設置密碼

如果你遇到下面的問題

我在注冊/找回密碼的過程中無法收到手機短信消

我先前用E-mail注冊過億歐網但是現在沒有辦法通過它登錄,我想找回賬號

其他問題導致我無法成功的登錄/注冊

請發送郵箱到service@iyiou.com,說明自己在登錄過程中遇到的問題,工作人員將會第一時間為您提供幫助

賬號密碼登錄

樂樂呵呵@微信昵稱

該億歐賬號尚未關聯億歐網賬戶

關聯已有賬戶

曾經使用手機注冊過億歐網賬戶的用戶

創建并關聯新賬戶

曾用微信登錄億歐網但沒有用手機注冊過億歐的用戶

沒有注冊過億歐網的新用戶

先前使用郵箱注冊億歐網的老用戶,請點擊這里進入特別通道
欧美av在线